Discuz! Board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

资讯

订阅

二婚夫妻的性生活,各怀鬼胎

2022-01-27| 来源:互联网| 查看: 317| 评论: 0

摘要: 王晋找了个借口,提前半小时离开公司,紧接着就往谢安安的公司赶,一边开车一边搜寻着路边的花店。今天是他......
南京刑事律师

王晋找了个借口,提前半小时离开公司,紧接着就往谢安安的公司赶,一边开车一边搜寻着路边的花店。

今天是他和谢安安的结婚纪念日,他们结婚整整两年了。

今晚,他要给谢安安一个浪漫的惊喜。

眼看谢安安的公司就快到了,王晋才看见路边开着一家花店。

他赶紧下车买了一束最大的玫瑰,擦擦额头上渗出的细密的汗珠,又急匆匆地上了车。

十分钟后,王晋抱着那一大束鲜花站在了写字楼大堂。

他刚想给谢安安打了个电话,告诉他自己在楼下等她,谢安安已经和一帮同事谈笑着走出了电梯。

跟他设想的一样,谢安安在同事们的一片羡慕声中接过花束,给了他一个微笑。

王晋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等同事们都走了,王晋赶紧接过花束说:“太沉了,还是我拿吧!”

谢安安一边跟着王晋往地下停车场走,一边问:“你怎么跑这儿来了?毛豆呢?”

“放心吧!毛豆放学我让咱妈接回咱家了,咱妈在家陪着她呢,今晚咱俩好好过一下二人世界。”

王晋顿了顿又说:“咱们现在去商场看看首饰,你自己挑,老公送你!然后咱们去吃饭,我定了一家气氛特别浪漫的西餐厅……”

王晋边说边扭头看谢安安的表情。

可是怀里的花束碍事,地下停车场的灯光又太暗,他看不清楚。

只听见谢安安穿着的高跟鞋一下一下敲击地面的声响,就像他此时的心跳声一样急促。

那天晚上,王晋信用卡大出血,光谢安安挑的一对儿金镯子就花去了一万多。

王晋曾小心翼翼地建议谢安安:“老婆,你的手腕这么细,戴这种暴发户型的大粗手镯不协调。”

可是谢安安眉头一皱说:“买首饰也不一定是为了戴着,不买算了,回家。”

王晋一听,马上就屁颠屁颠地刷卡去了。

晚上,毛豆在小卧室睡着了。

王晋洗漱完毕,上床后凑到谢安安身边,贴着她的耳朵问道:“老婆,今天满意吗?”

可能是他嘴里哈出来的气弄痒了谢安安,谢安安一把推开王晋的头,又揉了揉耳朵:“还算你有良心,满意。”

王晋又凑近了问:“那要不要……更浪漫一下?”

“不要!我累了,睡觉吧!”谢安安说完就翻了个身,不做声了。

不要就不要吧,其实王晋也累了。

刚才的建议不是出于他自己的需要,而是想给谢安安来个“升级服务”。

王晋如释重负地躺下了,身体慢慢松弛下来,他觉得自己好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。

这时,周月的形象又一次毫不意外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。

周月是王晋的前妻,他们离婚快四年了。

王晋和周月是校园恋人,他俩结婚的时候除了爱情,什么都没有。

可是沉浸在爱情里的周月不在乎,她力排众议地嫁给王晋。

那几年流行裸婚,两人先住进了王晋家里,打算攒够了首付就买房。

接下来,就跟许多这样的故事一样——小夫妻和婆婆同住,矛盾不断。

王晋的妈妈生怕儿子被儿媳挟制,处处抬高儿子打压儿媳。

而且时时在儿子耳边吹风,让儿子早点儿立威。

周月也曾向王晋抱怨婆婆思想封建,处事不公。

可是男人们永远想不到,慈祥的母亲同时也可能是刻薄的婆婆,他根本听不进周月的倾诉,心里只觉得烦。

后来,女儿铃铛出生了。

重男轻女的王晋妈妈对周月更加不满,不但不愿意帮忙带孙女,还催着生二胎。

而王晋那时候借口工作忙,天天早出晚归。

把家里的琐碎和战火,都留给周月一个人面对。

最终,王晋的不负责任成了压倒周月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铃铛两岁那一年,她坚决地离了婚,带铃铛回了老家。

家里一下子少了周月忙碌的身影和女儿的稚嫩童音,王晋也消沉了一阵子。

王晋妈妈则是满身鸡血地开始给王晋张罗相亲,说要给王晋找个“比周月强百倍的大姑娘”。

不料,打听了一圈儿,王晋妈妈就傻眼了。

王晋条件一般,工作普通,想找未婚的根本不可能。

可是王晋不能没有老婆,王晋妈妈还等着抱孙子呢!

于是她退而求其次——离异无孩的也行。

王晋妈妈又问了一圈儿,发现离异的更看重条件,连房子都没有的王晋根本没戏!

王晋妈妈想不明白了——周月的模样、学历和家庭条件都不错,还是初婚,不也心甘情愿地嫁到他家了?怎么这些“过了一手”的反而矜贵起来了?

介绍人跟王晋他妈说:“年轻人头一回结婚没什么经验,感情至上,确实有裸婚的。

可这样的事儿越来越少了,现在的女孩儿还有几个愿意跟老人同住?

至于离异的,她们都在婚姻里历练一回了,什么事儿没见过?什么坑没踩过?要么就不打算再婚了,要么就得找个条件差不多的。”

为了儿子,之前一直哭穷的王晋妈妈只好拿出自己的积蓄,帮王晋凑足了首付,贷款买了一套房子。

离婚半年后,相亲相到麻木的王晋有些后悔了,整天闷闷不乐,少言寡语。

王晋妈妈也说:“相看了这么多,还没周月条件好。要不……你问问周月的意思,看看能不能复婚?”

王晋也的确问过周月,但周月表示她现在过得很好。

周月的父母更是专门给王晋妈妈来了个电话,他们说就算周月同意,他们也不会同意女儿再回来受气!

王晋想想和周月相恋的美好时光,再想想半年没见的女儿铃铛,觉得自己的心都碎了。

他生平头一次主动喝得大醉,头一次对他妈妈大吼大叫:“你为什么不好好对待周月!你为什么要处处压她一头?

现在你儿子离婚了,妻离子散没人要了!你满意了?”

吼过之后,又狠狠抽了自己两个嘴巴子,涕泪横流地说:“我也是个混蛋!我们俩过日子,我为啥要听你的!我为啥不帮她说句话?”

王晋妈妈流着眼泪,一边帮他擦洗脸上和身上的污物,一边把那句平时挂在嘴边的话“我是为你好”硬生生地咽了下去。

王晋妈妈也后悔,早知道王晋再婚也要买房子,还不如早点儿帮他买。

小两口儿要是能搬出去单过,可能还不至于离婚。

王晋此时也不至于这样备受煎熬,可是事已至此,有再多的后悔又有什么用呢?

一年以后,王晋通过工作关系认识了谢安安。

虽然谢安安带着个女儿,并不符合王晋妈妈“离异无孩”的要求。

可是,早已被相亲挫掉了锐气的王晋不敢再挑剔,马上对谢安安展开了追求。

八个月后,两人结婚了。

再婚后的王晋脱胎换骨似的变成了一个暖男丈夫和负责的父亲,对再婚妻子谢安安体贴入微,对谢安安的女儿毛豆关爱有加。

王晋现在出门晚归一定向妻子报备,假日尽量都用来陪妻子和毛豆。

他还主动分担家务,耐心辅导毛豆,细心地记住妻子的喜好,用心地协调婆媳关系……

熟悉王晋的人戏谑地说他“二婚遇到了真爱”。

王晋也总是大大方方地说:“是啊,我们的确是真爱!”

然而,只有他自己最清楚,他做的这一切,更多的是为了维持好第二段婚姻,他不想再变成三婚!

离婚之后的那一年多,王晋相亲无数。

他听过太多婚姻失败的故事,也被人问了无数次为什么会离婚。

王晋一次次地反思这个问题,他渐渐看清了自己在上一段婚姻中的失职,也慢慢明白了周月的失望。

曾经,周月让他洗碗,他不愿意;周月让他周末带孩子,他拒绝了;周月向他诉说婆媳间的矛盾摩擦,他也不帮忙调解,认为那是婆媳俩的事。

结婚三年,家里事事都听王晋妈妈安排。

王晋一直觉得理所当然,从没想过周月的委屈和疲惫。

周月累了,王晋不曾帮忙;周月委屈了,王晋不曾安慰;周月生气了,王晋也不愿说句好话哄哄她。

只因为他的妈妈说了:“女人就该做家务!老婆不能惯着!男人不能拿老婆太当回事儿!”

离婚前,周月和婆婆发生了争吵,周月提出租房或者买房搬出去。

王晋妈妈想把儿媳留在身边,既方便拿捏,又能省下一笔钱,所以坚决不同意。

直到这个时候,王晋仍然站在自己妈妈这边,也不同意搬出去。

他说租房不划算,买房压力大,跟老人一起住挺好的。

他让周月调整好心态,不要不知足。

王晋当时不曾想到,所谓的“挺好的”,只是王晋单方面的感觉。

王晋不想承担房子的压力,周月就得背负婆媳关系的压力。

而周月她已经不堪重负了。

王晋再婚后,王晋妈妈不敢再轻易干涉儿子和新儿媳谢安安的生活。

王晋的婚姻终于变成了一对一的博弈。

谢安安可不是当初的周月,她是在婚姻的战场里拼杀过的人,自然知道婚姻里的分寸和门道。

该做的一样不少,不该做的半点儿不动。

该服软的时候嘴比蜜甜,该翻脸的时候心比冰冷。

都说男人的慷慨是女人闹出来的,折腾了几次,王晋就败下阵来,乖乖“上缴”工资以表忠心。

他俩再婚那一年,谢安安带来的女儿毛豆四岁,和王晋的女儿铃铛同岁。

谢安安工作忙的时候,就让王晋或是婆婆帮忙照看毛豆。

王晋深知自己要想稳住婚姻,必须善待这个孩子。

从没照顾过孩子的王晋努力地跟毛豆培养感情,不曾对自己的亲孙女用心的王晋妈妈也对毛豆格外亲切慈祥。

每当看着眼前的毛豆,王晋都会想起身在他乡的女儿铃铛。

他常想:如果他和周月没离婚,他们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,自己每天都能陪在铃铛身边,那该多好!

他越来越思念铃铛,很想见见女儿,想抱抱她,再亲亲她的小脚丫。

可是他刚和谢安安透出了一点意思,就遭到谢安安的断然反对。

她说王晋这是要借着看孩子的名义和前妻重温旧梦。

王晋赶紧解释说自己绝对没那个想法,而且周月也已经带着铃铛再婚了,过得挺好的。

谢安安还是大发雷霆,说王晋这么关注前妻,心里根本没有她。

她扬言要离婚,王晋只能好话说尽地安抚她。

上次离婚已经让他元气大伤,他可不想再离一次婚。

眼看就要到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了,王晋想借着庆祝的名义好好哄哄谢安安,让这件事彻底翻篇儿。

再找机会跟谢安安商量,尽早要个共同的孩子。

这两年,谢安安想再拼一下事业,要孩子的事儿总是一推再推。

明年谢安安就35岁了,不能再等了。

趁着结婚纪念日的热乎劲儿,王晋把要孩子的事儿说了。

谢安安要求先在房产证上加上她的名字,还要约定各占50%的份额。

王晋不同意,说那是他的婚前财产。

谢安安轻轻翻了翻白眼儿说:“那孩子的事儿就算了吧!你不能自己不受约束,却想着用孩子拴住我!”

王晋的那一点儿心思全被谢安安看在眼里,他一时无言以对。

他想用共同的孩子给婚姻上一道保险,谢安安为什么不能用共同的房子给婚姻再上一道保险呢?

要知道,在生孩子这件事上,王晋除了贡献一颗精子之外完全帮不上忙。

可是谢安安每个月都在和王晋共同负担房贷和家里的开销。

他知道谢安安的要求不算过分,可他担心加了名字之后,谢安安又不肯生孩子。

权衡之后,王晋改口说生了孩子就加名。

两个人都像惊弓之鸟,谁也不敢先抛出真心。

王晋不敢先加名,谢安安也不敢先怀孕,各自都给自己留了后路。

两人的关系又一次降到冰点。

王晋正不知怎么哄谢安安才好,王晋妈妈偏偏在这个时候生病需要住院。

谢安安和王晋一起把婆婆送进医院,等婆婆住进病房就离开了。

临走前笑眯眯地拉着王晋妈妈的手说:“妈,你好好养几天,我有空儿就来看你。”

从前王晋妈妈也住过一次院,当时王晋出差在外,是周月忙前忙后地张罗着办手续和陪护。

可是眼下,谢安安是肯定指望不上了,王晋只好白天雇护工,下班后亲自陪护。

看着病床上的母亲,王晋不禁想到:母亲如今还能指望他这个儿子,等王晋到了垂暮之年,他的两个女儿,自己身边的继女毛豆和远在另一个城市的亲女儿铃铛,不知哪一个他能指望得上。

想到这里,王晋走出病房深深地叹了口气,他又一次想到了周月。

从前的周月不在乎他有没有钱,有没有房子。

周月和他结婚,住进他的家里,照顾他的生活,为他生孩子都只是因为爱他。

那种丝毫不受物质影响的感情,可能一生只能有一次。

他得到过,又错失了,此生,再也不会有了。

分享至 : QQ空间

10 人收藏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收藏

邀请

上一篇:暂无
已有 0 人参与

会员评论

社区活动

654人往期回顾
关于本站/服务条款/广告服务/法律咨询/求职招聘/公益事业/客服中心
Copyright ◎2015-2020 绥化新闻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Powered by 绥化新闻网 X1.0